自愿戒毒电话
自愿戒毒电话
  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

21岁女孩口述:它为什么叫“笑气”?我现在只想“哭泣”

发布时间:2021-11-02 14:53 点击量:462次


眼前的女孩身高165cm,颀长而单薄;齐肩的短发略染了点棕黄色,显得轻巧时尚;看到她的时候,她正推着移动输液架子在北京高新医院的走廊上,一边输液一边慢慢走动。

她说:“躺着觉得浑身都痒,走动走动,时间过得快一点。”

她没有常见的药物成瘾者的颓废和消沉,爱笑,一双大眼睛顾盼生辉,完全看不出来她有400度近视。她笑着对我说:“我平时戴美瞳,现在没戴,我都看不清你长什么样,看不清你是不是在看着我。”

看着眼前这样一个青春靓丽、活泼外向的女孩,真的很难把她跟右美沙芬、曲马多药物依赖者、“笑气”成瘾患者联系起来。

但就是她,12天前,一口气吃了两板(24片)右美沙芬药片,“突然感觉胸口痛,喘不上气,腿发软站不起来,感觉要死了”,跟她同住的小姨要叫救护车的时候,她才坦白承认,“我一直都在偷偷服用右美沙芬,都有三年了,今天吃了不知道怎么回事,受不了了……”

女孩叫小Z,今年21岁,家在内蒙,是独生女,父母是农民,一辈子放羊,务农,虽然家境一般,但是父母也将这唯一的女儿奉若掌上明珠。当听说女儿右美沙芬、曲马多、笑气成瘾时,他们都惊呆了,既记不住这些药物的名字,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到底危害有多大,他们只知道,这些东西就像毒品,服用这些东西就像“吸毒”。这次小姨将小Z送来做戒断治疗,两位老人直接认为女儿就是在“戒毒”。

而在北京高新医院戒毒科主任徐杰看来,对这类药物成瘾患者的戒断治疗,的确跟“戒毒”治疗相似,躯体瘾易治,心瘾同样难除。

图片来源于网络,图文无关

我就是好奇

好玩的东西都想试一试

我从小就不爱学习,因为家中就我一个孩子,父母对我也没太严格要求,到了初三,我没考上高中,只能上当地的技校。在技校里,我也不喜欢自己学的专业,每天觉得好无聊,就想找点刺激的事情玩玩。

我喜欢唱歌,一个周末,一帮同学约我去KTV唱歌。唱了一会儿,大家都觉得没啥意思,一个男同学拿出几盒药片,说吃这个配可乐,会“嗨起来”,那个男生当着大家的面,一口气就着可乐吃了一板(12片)。一起去的几个女生都觉得害怕,我拿起药片一看,这不就是普通的治疗感冒和咳嗽的药嘛,吃几片能有什么问题。

我这人胆子大,比较好奇,谁说什么东西好玩,我就想试一试。我当时啪啪啪掰开好几颗药片,学着那个男生的样子,一把塞进口中,就着可乐吞下去。大约十几分钟后,除了感觉自己头有点晕乎乎外,也没什么独特的感觉。另一个女生看我吃了,她也吃了几颗,我记得她后来好像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,也没啥事。

这第一次吃药,回去后我寻思是不是吃少了,量不够所以没找到那种“嗨”的感觉。第二天,忍不住好奇,我又自己跑到药店去买了两盒,回宿舍后一口气吃下了,然后还真的找到了那种全身舒爽、干什么都很来劲的感觉。后来,我就从每周吃一次,慢慢发展到每周吃两三次,每次吃两盒。

我一直觉得吃这个也没有什么问题啊,就是人变得比较懒了,不太爱出去玩了,平时总想睡觉,没精神,但是一吃这个药就有精神了。我从没想过吃这个药会有副作用,也没想过会上瘾。

不过还是有一个我不太喜欢的变化,就是脸上和身上老是起各种小包、小疙瘩,我以为是青春痘,挺讨厌的。这次来医院治疗我才知道,那不是青春痘,而是体内的毒素。你看我现在脸上挺光溜的吧,其实我刚来的时候还满脸的包,这段时间输液、消炎、排毒,这些包包才消失了。唉,我以前真是不知道啊……

在技校读了三年后,因为年龄还小嘛,爸妈不想让我出去找事做,还想让我继续上学,我就上了职业技术学院。在这里,我还是不想学习,这时候玩的圈子也大了,不仅仅是同学了,开始跟一些社会上的人一起玩,就这样又接触了“吹气球”。

第一次“吹气球”是有人过生日,大家都去宾馆的一个房间里开Party,喝酒,聊天,有人拿出一个小罐子和几个气球,往气球里面充气,然后让我们每个人对着气球吸气。我开始以为是毒品,不想试,但是他们说这不是毒品,还说“毒品我们哪里买得起啊,这个东西叫笑气,吸完你就想笑,会非常开心的”,就这样,我就吸了,吸完几秒钟后,就感觉到一种晕眩冲上头,那种感觉我说不出来,跟右美沙芬是不一样的感觉,“我觉得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比这更爽快的感觉了”。

后来,我就迷上这种感觉了。我就跟那些人买“笑气”,一罐100元,可以充十几次气球。每次我都是约两三个女孩一起吸,去宾馆开一间房,吸到晕倒过去为止,晕倒了就算过足瘾了。每次晕倒的时间大约二三十分钟,过了二三十分钟就会自己醒过来。

我在这所职业技术学院上了个学期就辍学了,不想再上了,觉得生活中有意思的事情不多,就是吃药啊、“吹气球”的时候,还能让自己觉得生活还有一点盼头。每次吃完药或吸完笑气,自己就变得比较勤快,干事情都有效率,但是这种劲头持续不了多久,所以每隔几天就要吸一回,

吃曲马多的药也是听朋友介绍的,说这个药特别提神,我喜欢试验新奇东西,反正也吃不死人。

我吃这些也花不了多少钱,右美沙芬网上买很便宜,几块钱一盒,想买多少都行,不受限制;我老家的药店也不限制购买,想买多少都行,但是北京的药店不行,还要身份证登记,一次只能买一盒。

每个月家里给我两三千元生活费,不够的时候就向爸妈要,爸妈一般都会给,反正他们也就我一个孩子,攒钱也是给我用的。

我也看出自己跟同龄人的区别了

但我自己没有力量改变

我从学校辍学后,无事可干,回老家住了一个月。这个月在家里也吃药了,只是我爸妈都没发现。我每天在家基本就是睡觉,吃饭,家里也没啥活要我干的。

我小姨在北京开了一家公司,看我在家闲着,就让我来她的公司上班,做财务工作。我就住在小姨家,她家离公司也很近,走路过去只要几分钟。我每天8点多出门去上班,下午6点下班。

这样的生活过了一个星期,我就受不了了,每天特别困,总是打哈欠,有时候上班都能睡着,小姨也说我怎么每天像睡不醒似的。公司里有很多跟我差不多年龄的同事,看他们从早忙到晚,不困也不累,我就意识到自己跟他们的区别了,我只有吃药的那一天,才能坚持和他们一样上一天班,第二天更困。

我在小姨家也是偷偷吃药,每次吃完就把药盒扔到外面垃圾桶去。但是光吃药还不够,每隔半个月,我就特别想吸笑气,在北京我买不到笑气,也不敢在小姨家里吸,北京的宾馆也不敢去。所以每隔十天半个月我就要回内蒙去一趟,提前约好以前的朋友,让她们准备好笑气,酒店开好房间,一到就先去宾馆,狂吸两罐,彻底爽了,再回来。

就这样,我每周吃两三次右美沙芬或曲马多,每两周回内蒙吸一次笑气,这样大概过了两个月吧,我也知道这样不太好,但是我好像无力改变了,我控制不了想吃药的念头。后来我想只要能这样维持也挺好的,没想到这次出事了。

这次也就是十几天前,下午下班后,我比小姨先回家了,我躲在房间吃了两板右美沙芬,没过一会儿,突然觉得胸口痛,喘不上气,腿也发软站不起来,想喊人喊不出声,我当时特别害怕,觉得自己是要死了。

我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,小姨回来后看见我躺在地上,叫我也不答应,她吓坏了,她打120急救电话的时候,我又醒过来了。我告诉她我吃药了,小姨以为我说的吃药是吸毒,赶紧又让120别来了,她怕警察把我抓走了。

小姨在网上查了,知道北京高新医院是自愿戒毒戒瘾的专业医院,不会留下案底,就把我送到这里来了。

我希望自己能彻底戒掉药瘾

不想就这样昏天黑地过一生

这次来医院戒瘾,我还是看到了一些希望,以前我以为自己已经无力改变了。

首先我知道自己目前的状态是叫药物成瘾了,以前我真的不知道,以为就是一种喜欢的感觉,不知道其实已经发展成病态了。来这里之后才知道,原来不只是吸毒上瘾的人可以治疗戒断,喝酒上瘾、抽烟上瘾、吃药上瘾、吸食笑气也都可以治疗的。

我现在也知道了,右美沙芬、曲马多、笑气等这些东西虽然不叫毒品,但是跟毒品一样,都会让人产生依赖性,对身体、对神经都有损害,如果长期下去,对身体、智力、神经都会造成无法修复的伤害,最后可能真的会变成残废、傻子、精神病。我有段时间吃了右美沙芬后,就会傻笑,胡言乱语,而且还爱发脾气,我小姨就说我像个神经病。想想真可怕,说不定哪一天就成了真的神经病了。

还有,以前我不知道这些药吃多了,对身体会造成什么样的损害。这次住院,认识了一个30多岁的姐姐,她也是吃右美沙芬、笑气之类的,得了一身病,浑身到处痛,还有妇科病,她这次住院治疗了一个月,昨天刚出院了。她特别瘦,看起来都有点瘆人。她给我看以前的照片,也挺漂亮的,她还说她可能再也不能生孩子了,我害怕几年以后自己也变成她那个样子。

我对这次治疗还是挺有信心的。刚住进来的那几天,是好难受,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,特别想吃药,想笑气,甚至感觉下一秒不吃药就会难受得死掉。第四天的时候,我偷偷在网上下单买了右美沙芬,快递给送到医院门卫室,被检查出来了,医生告诉我后,把药扔掉了。我知道现在再没什么盼头了,只能好好配合治疗。

今天是第12天了,我现在就是觉得浑身痒得有点难受,但是没那么想吃药了,有时候想了,忍一忍,那个念头就过去了。而且,我现在脸上的痘痘、身上的各种小包小疙瘩都消下去了,医生说我的体内积累了很多毒素,通过排毒,各种不适的症状都会慢慢消退的。

我还是挺有信心的,你看,我现在脸色是不是挺好的?我已经很久没看到自己的皮肤这么干净、光溜过了。我有几个朋友其实跟我现在的状况差不多,等我戒瘾成功了,我要告诉她们,叫她们也赶紧来治疗,原来这个是可以戒断的,不用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了。

我爸爸前几天跟我打电话,他说:“丫头,别害怕,好好治,治好回家,爸爸放羊养你。”

我爸爸哭了,我也哭了,长大后我从来没在我爸妈面前哭过。我觉得自己太混蛋了,长这么大,我还没给家里挣过一分钱呢。在小姨那里上班,每个月也有好几千元钱,我全部瞎花了。我想着要是前几天我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死掉了,我爸妈得多伤心呀,养了我20多年,一天也没为他们干点啥,一点孝都没尽,我这一生算是白来了。

我来北京后也交男朋友了,他发现我吃药后,也多次劝我别吃了,对身体不好。这次住院,他虽然不能来看我,但是天天给我发微信,视频聊天,感觉我来戒瘾,他比我还高兴。

我希望自己这次能彻底戒掉药瘾,不想再这样昏天黑地过一生了,我要好好工作,赚钱给爸爸妈妈买好吃的,给妈妈买一双UGG雪地靴,内蒙的冬天非常冷,妈妈出去干活太冷了。我还想好好学学会计知识,好好帮小姨做财务,我男朋友已经给我报名了会计培训的课程。

最后,我想跟所有还在吃药、吸食笑气的人说:“停止吧,它为什么叫笑气?叫哭气还差不多,就像我,现在只想哭泣。”

【编者的话】跟小Z聊天的时候,正好碰上杜连永主任医师查房,他叮嘱小Z,“以后你每隔一段时间,可能就会出现想复吸的念头,不吸的话你会觉得很难受,但其实并没有那么难受,忍一忍,用毅力坚持一下,跟亲人朋友一起去做点别的事情,不要一个人呆着,把这个念头抑制过去。以后每次出现这个念头的时候都这么做,慢慢地你就会彻底戒掉了。”

小Z非常认真地听着,认真地点头。

看着眼前这个长相姣好却明显头脑简单的女孩,真的替她痛心和惋惜。本应是最美的年华,最具活力的年纪,青春之花却几近萎靡。在她身上呈现出另一种“无知者无畏”,因为好奇、鲁莽、任性,她误踩了许多人生的“坑”,甚至差点为此丢掉性命。

而可怕的是,她身边有一群这样的青少年,大家都这样浑浑噩噩而不自知。是该责备他们的无知、空虚、缺乏责任感呢,还是该诘问家庭教育的缺失、学校教育的缺位、社会教育的缺口呢?

所幸她的小姨发现了她的迷失,所幸她的家人对她不离不弃的爱,所幸她现在自己也醒悟了。

戒瘾之路的确很难,会有痛苦,会有反复,但是,只要走上这条路,就能看到重生的希望;如果不踏出这一步,那就是一条万劫不复的不归路……

新闻调查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与笑气患者面对面

并采访徐杰主任

视频来源:《每日经济新闻》

徐杰:“笑气”的学名是一氧化二氮(nitrous oxide,N2O),最早作为一种食品添加物质出现在酒吧、KTV 等相关场所,由于它能够作用于人体的阿片系统,其多受体结合特征可以通过介导 β-内啡肽的释放,使人产生兴奋症状。由于其价格低廉、能迅速带来快感、吸食尚不违法等多方面因素,导致当前笑气滥用现象严重,主要吸食群体是寻求新奇刺激的青少年。

从成瘾性物质特征来定义,“笑气”已经具备毒品的性质,即强迫性、危害性和戒断症状明显性。强迫性是指吸食者控制不住自己而导致反复寻找该物质;危害性是指吸食笑气会对躯体、精神造成危害,如身体方面会造成维生素B12的吸收障碍、造血功能障碍、神经受损等危害,精神方面会带来焦虑、抑郁、躁狂等精神性症状;长期吸食笑气极易产生成瘾性,其戒断症状也较为严重,如心脏病、低氧血症、癫痫、周围神经性病变以及认知、记忆损害均是笑气戒断期间可能产生的危害。

而更为可怕的是,人体对毒品的使用有上限,用到一定限量就满足了;但是由于笑气产生快感持续时间短,每次只有几秒钟,转瞬即逝,所以吸食者根本停不下来,基本都会吸食到昏过去为止。这是极其危险的行为,人一旦失去意识,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就无法控制了。

由于“笑气”出现时间尚短,它的危害性科学家尚在研究之中,还没有定论。但是从目前我们接诊的一大批吸食患者来看,笑气对身体、精神的危害是双重的,而且复吸的几率也较大。因此劝诫所有人:绝不要碰第一次!对于已经吸食的患者,越早进行戒断治疗对身体的损害越小,因为很多损害是不可逆的,时间拖得越长,损害会更严重,医学也将无回天之力。

来源 | 北京高新医院

上一篇:警惕!日常镇咳药右美沙芬被青少年玩成了“软性毒品”,成瘾性极强

下一篇:孩子有以下症状,家长就要注意是否抑郁“附体”了

北京高新自愿戒毒医院微信

医院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方庄东路9号

咨询电话:010-57237188

版权声明:版权归北京高新医院所有

 备案号:京ICP备16036932号-7